当前位置:首页 >> 短文随笔

谁凿了那时的墙,偷了忆城的光

时间:2022-07-14   浏览:20次

编辑荐:站在楼顶,我的眼神伫立在星空的远方,远方,是那时没有回头的流浪,她站在那个路口等他的假装的路过,他站在那条路的暗角静静送走她多少个回家的夜晚。青春热烈时,曾那么真实得不真实。

月静静地推开窗泻进墙角,窗帘上那年你送的千纸鹤尘埃依旧,只是,床顶上的紫色风铃又在月光的敲打中喧嚣了。浮躁的遗世又在某个时空里把我唤醒。我纠结的推开了门,跟着那时空的磁场进了那一片安宁。

仿佛是昨日的相视一笑,月夜的并肩步旅,星空下的喃喃细语,静夜河畔的长情一诺……此时,竟现实得无法逃避。站在楼顶,我的眼神伫立在星空的远方,远方,是那时没有回头的流浪,她站在那个路口等他的假装的路过,他站在那条路的暗角静静送走她多少个回家的夜晚。青春热烈时,曾那么真实得不真实。

我静默的坐在这斑白的旧地,那些关于青春的歌曲一遍遍的演绎着落幕的过往,我似乎还在搜索对岸呢喃,我似乎还在等待楼前佳影。失意一次次的安抚着浮躁的心情,这景,没错吧!是你昨日的感动,是那晚你穷追不舍的萤火虫,是那天他执着的牵手……

恍惚间发现自己又要在记忆里沉沦了,路边的蛙鸣钻进了思绪,古树上挣巢的大雁打结了记忆,顿悟!呵,只是一个须臾在翻腾。此情此景,非昨日乃今夕。那些年少,早已随流年湮没世里,尽管开始得那么美好结束得那么玩笑。而今,执着不忘的,也许就是那个与青春有关的整个时代吧!于是,我收起了昨日残留的等待,在月夜里漫步前行。

月色微凉的乡野,无声无息的裸露着孤寂,我笔墨再起,任思念肆虐的张狂,任等待肆虐的纠结,音乐无法苟且的悲伤,是为你守候的浅唱,星空下孤影的踯躅,是为你等待的搁浅。哦,我仿佛看到了远方那座城的灯火,我欣喜的眺望着,不再想它是为谁而阑珊。

于是,我满载着星辉逃离那时空,回到这座我曾深恶痛绝的喧嚣故城了。

那就别了,昨日!

版权作品,未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
癫痫诊断的主要依据是什么
长春治疗癫痫病那个医院好
治疗儿童癫痫病应用哪种方法效果更好呢
相关阅读
生活和父亲
· 生活和父亲

看向窗外,又是一个寂静的夜晚,生活父亲,现在网上很火的一句话,“我太难了“。我不知道这句话怎么出来的,它让我联想到生活和父亲。生...